最好人生是“小满”,花未全开月未圆

今日小满。

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中说:“四月中,小满者,物至于此小得盈满。”

又云:

“斗指甲为小满,万物长于此少得盈满,麦至此方小满而未全熟,故名也。”

此时麦子籽粒已经渐渐饱满,但尚未成熟,所以叫小满。

小满,是一个最具中国文化智慧的节气。

四季有时,二十四节气是中国传统美学和生活智慧所在。

如果留心观察,会发现很多节气是相对应的,比如小暑大暑、小雪大雪、小寒大寒,而小满却没有对应的大满,小满之后是芒种。

这是因为中国传统文化讲中庸之道,忌讳太满、大满,水满则溢、月满则亏、物极必反,圆满和极致并不是一种吉祥和吉利的状态。

所以“小满”之中,蕴含着以天道指引人道的大智慧。

无论道德修养还是世间功业,皆堪称中国几千年典范的曾国藩,所追求的人生境界就是“小满”,他称之为“花未全开月未圆”。

连他的书房,都取名为“求缺斋”。

曾国藩写给弟弟的家书中说:平日最好昔人“花未全开月未圆”七字,以为惜福之道,保泰之法,莫精于此。

《菜根谭》中也说:“花看半开,酒饮微醉。此中大有佳趣。若至烂漫酕醄,便成恶境矣。”

花未全开月未圆,这是一种含苞待放的人生状态,满满的从容和美好。

小满的人生修行,是“一半”

中国人自古以来的讲究,是饭吃七分饱、茶倒七分满、话说七分完。这就是一种小满的智慧,求的是“刚刚好”。否则便是过犹不及,弄巧成拙。

北宋名臣蔡襄有一首《十三日吉祥院探花》的诗说:

花未全开月未圆,

寻花待月思依然。

明知花月无情物,

若是多情更可怜。

花全开,就开始凋谢;

月全圆,就开始残缺。

人生也是如此,到达巅峰之后,接着就是走下坡路了。

花未全开月未圆,观赏的人仍有期待和憧憬,这样的人生犹如在山腰,仰可揽巅峰雄奇,俯能拾山麓灵秀。

禅宗极为推崇“花未全开月未圆”的人生境界,一些哲学家也有相似的看法,尼采就曾说:不要爬上山顶去,也不要站在山脚,从半高处看,这个世界真美好。

许多人想往高处攀登,但高处太窄,容纳不了那么多人。

高处也太冷,会让人高处不胜寒。

在杭州灵隐寺中,有一副楹联是这样写的:

人生哪能多如意,万事但求半称心。

这里的“半”字,可以说用得精妙。

人生没有百分之百的圆满,总会留下无尽的遗憾,万事只求“半称心”,少一些盲目多一点自醒,才能更坦然地面对人生。

清代李密庵的《半半歌》,也认为花未全开境界最好:“酒饮半酣正好,花开半吐偏妍。”

他把“一半”提升为一种人生哲学:

“看破浮生过半,

半之受用无边。

半中岁月尽悠闲,

半里乾坤宽展。”

李密庵说的是处世的态度和生活的艺术,处世不太低调,也不要过于张扬,生活不求裘马扬扬,也不必布衣蔬食。

当代作家林语堂也喜欢这种人生“半”的境界,他在文中写道:理想人物,应属一半有名,一半无名;

懒惰中带用功,在用功中偷懒;

穷不至于穷到付不出房租,富也不至于富到完全不做工……

林语堂“半”的境界,其实是一种生活艺术。

半也不是什么事都五五对开,它说的是对事情要一分为二,在坏中看到好,否中见泰,从而使自己的心境超然物外,闲适恬淡。

这种境界也并非反对人生要去积极进取,而是要我们对得失淡然处之,给自己留有转圜的余地。

对生活不一定要争个你高我低,勾心斗角,最终伤的还是自己峥嵘的头角。

人生如登山,工作当如杜甫所写的那样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,心态上则不一定要像林则徐所说的“山登绝顶我为峰”,高峰之上,旁边就是峭壁悬崖。

还是拥有一种山腰心态好,既摆脱在山麓的压抑卑微,又一直处于一种上升状态,收放自如。

这就像李密庵《半半歌》最后所说:

半少却饶滋味,

半多反厌纠缠。

百年苦乐半相参,

会占便宜只半。

小满的人生境界,是“留白”

即便是不懂画的人,也能一眼看出中国画和西洋画的不同。

西洋画,满;中国画,空。一张画纸,画得满满当当不留一点空白,是西洋油彩画;

一张画纸,寥寥数笔丹青于白宣之上,是中国画。

美学大师宗白华说:中国画最重空白处。空白处并非真空,乃灵气往来生命流动之处。

中国画的最高境界,在于水墨留白。

中国话的最高境界,在于话音留三分。

有些话,想说五句,其实只需两句对方便明白意思。

剩下的三句,跟主题不再有过多关系,只是满足你的倾诉欲,听多了对方反而会腻。

越是话多之人,往往挚友不多。

一则话多总易误伤旁人,二则心讲得太明白,别人就减少了与你交心的兴趣。

真正有分量的人,只会讲有分量的话。

一个敢于少讲话的人,必定是对自己话中传达的威力有信心的人。

衣若素雅,能凸显你的脸庞。

妆若素淡,能映出你的气质。

着墨少一点,否则它会抢了要害之处的风头。

人生需要留白。

那些人生的留白,让你看起来更为丰富。

一个会布局的人,永远不会把人生塞得太满。

人生,留白才可以走的更远。

我们的生活节奏在变得越来越快,不敢停下脚步。

拼搏固然无错,但节奏掌握不好,往往得不偿失。

周边不乏年纪不大,却被查出不治之症的人,只能哀叹。

其实,结局早已写好,年轻时拿命换钱的人,往往年老时拿钱换命,还不见得能换回来。

现在的日子很快,如同按了快进键,不知不觉又是一天。

没错,你拼搏的姿态很美,但别忘了回家卸下防备。

控制住走着走着就快了的脚步,你才不会耽于行路本身。

激流勇进的刺激过后,是渐缓的水中荡漾。

什么都不做时,不要有负罪感,要意识到给自己留一点空白,对生命有多么重要。

在京剧中,也常用到留白的艺术,所谓三两步走遍天下、六七人百万雄兵,即是如此。

又像古人的作诗之法,不着一字,尽得风流。

我们生活的很多方面都需要留白。

留白是一种处事的智慧,是一种淡定的对待生活的态度,是一种生活的方式。

古人说:

凡事留不尽之意则机圆,

凡物留不尽之意则用裕,

凡情留不尽之意则味深,

凡言留不尽之意则致远,

凡兴留不尽之意则趣多,

凡才留不尽之意则神满。

人生一世,如白驹过隙。

人生的任务一个接一个,好像永远停不了,重重压力与责任之下的我们总在忙于奔跑。

疲惫的心灵需要一段留白给心灵放假,以保持一份清净和淡定,不迷失自己,才能游刃有余、退去浮躁。

这正是“一张一弛,文武之道”的道理。

人与人的相处也需要留白,无论是友情、亲情还是爱情。

每个人都可以并且应该拥有自己的秘密。

再亲密的关系,也必须给别人留下空间,不要试图走入对方太过私密的领地。

适当地留白,是对彼此的信任,拥有留白的关系才会轻松和惬意。

林语堂曾说:“看到秋天的云彩,原来生命别太拥挤,得空点。”

川端康成曾经叹息:“这世界太拥塞了。”

人生应该如这样一幅画卷:既有浓墨重彩,也有所留白。这样,大概才是完满。

小满之后,是芒种。

这又告诉我们:小满之后,要持续耕种,才能不断有小满的收获。

小满足矣,芒种辅之,人生才能既从容安然、不急不缓,又节节上升、气度不凡。

人生最好的状态,莫过于此。


文章出处: 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5957077d0102xguw.html

留下评论

(备案号:粤ICP备16046588号